组诗:乡村或重低音


银色发丝在阳光下显得灼灼熠熠
她的额头虽然布满皱纹但仍然可以
反射光芒

背脊弯下发出沙沙响声
没有垃圾
手很黑
眼光突然转向我的眼睛而我的眼睛慌忙转向
地面
因为我不敢看,因为我害怕
我害怕我会哭
会的
兩分钟后她走了
然而没有走
 心在水晶棺材里落泪 

消失在回廊的背影

踱步
踱步
不需要前进 随太阳的节奏-----缓慢地
等待
针尖一般的
太阳

地面上的水池发出气味
从悬崖上滑下
选择一个入水的姿势
思想不需要束缚

燕子拂地而过
光一样
把我领入隐语的深处
那里有两个人
(男人
还是女人?)
他们看到了我
于是便---跑开了---坠入死亡

我看见
他们的(死亡的)背影
在勾引我
进一步,再进一步

再进一步,死亡就会到达我这里  

我的名字是男人

镜子里有一张可恶的脸
他的笑声使白色的墙壁震动
掉下白色的墙皮
落地之后变为灰尘
----它被污染了

他的头发很长
他的目光呆滞
他看到罂粟花在跳舞摇摆
荆棘的拱门下

到最后
他终于倒下
----睡着了
但他手里仍然还握着把灰尘  

我差点忘了
我的名字是男人

睡吧

我很想睡觉
或者只是需要一些休息
真该在中午小憩一下
但现在已经不可能后悔

无论耳边有多嘈杂
都无法阻止我的睡意
崩溃的神经拖着疲惫的眼球
让我们一起疯

现在已经夠热了
本以为离开城市离开热岛效应的夏日会很凉爽
看样子我又想错了

还有两百四十秒我们就可以解脱
但在这之前仍是痛苦
八百四十秒后我们又会被禁锢
不要紧
习惯了

当风把叶子吹起来的时候
我们就会幸福
圣歌告诉我的
我把它告诉了你
为了幸福,我们投入了一次又一次的斗争

而现在想要的
就是在这里等待睡意的到来

四月

四月,泥土足够用来哭泣
把最后的希望压进花朵
让它们自由开放
或者
在原地旋转
直到眩晕

风扇过树林把落叶插进土里
松鼠在林间穿梭跳跃
用哀嚎伴随着疼痛
和昨天的太阳一起被消灭

暴风雨夜



你黑色的玛格丽特
蓝色的双眼是黑色的闪电
又怎能被遗忘在狂躁的云端
骇人的雷声使我们的胃部痉挛

魆黑中我看到一个身影
阴翳在乌云的背后
逐渐向我们靠近
将会有闪电把他的脸照亮

伸出手指
他在你面前展开翅膀

天堂在左边,地狱在右边
一个声音在喊
离开左右峙立的世界
让天使的翅膀带你远飏
到达没有凌虐的地方
在这暴风雨夜

我黑色的玛格丽特
你将看到银色的箭矢射向星空------
天蓝

十六行诗

孩子从墙沿落下——就如——
雨滴打向地面
惊起的乌鸦飞走
流出灰黑色的眼泪

多少总让人有些兴奋
所以——
他们行走、奔跑
直至摔倒

又一次哭声震天
在黎明到达之前
快赶到你们的(我们的?)垃圾堆
寻找失落的宝藏

看到矿泉水瓶
是垃圾——不——是财富
你把他高高扬起
看他折射出太阳的金辉

判决


是死刑
   我听到耶和华在说

他们要把你关起来
   母亲告诉儿子

为何今天的阳光这样好
   儿子无忧无虑

耶和华窥视母子
   行刑

白色的桌面留下了血色
   就如蓝色的天空落下陨星

孩子


那是白内障,或是青光眼
不管是什么吧!
请不要这样看我

不要这样跟着我  围绕我
你知道
我会害怕

你向我伸出你的手
并且──开口说话──
天那,这声音真糟糕

我拒绝了你的请求
你真应该早点离开
知趣地

这样的孩子我见多了
就像往黑色的炉膛內抛掷内脏   

在梦中


这是白日阳光照射的滋滋声
就像是在煎熬
在诱惑着我向前
两只夜莺在眼前决斗

我们孤独的蜗居在这
黑色的盒子中
星星也在天空嘲笑
他们不屑于这寂寞的宇宙

在盛开的橙色的花中
你找到属于你的力之舞
就像比菲蒙和包客斯
伴随着这灰色的梦境与爆裂声

一齐毁灭于破碎的呻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